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魅力龙川 > 旅游龙川 > 龙川旅游

佗城“阿宝”

广东省龙川政府门户网站www.nordeniausa.com2019-07-31来源: 河源日报阅读人次:
【字体:
     
  □康兆妮

  佗城话是客家话的一个分支,使用的语言是汉语客家语系中的“水源音”。它的形成与佗城悠久的历史和长期以来是州、县治所在地有密切关系。佗城话包容性大,粤语、客家话、普通话混杂在一起,有些方言仅此独有。“阿宝”便是其中一个。

  这种叫法,与佗城称山贼为“阿保”同音,把姐姐与山贼的称呼等同起来,意为旧社会女人出嫁之后,或受生活所迫,或为贪利,常回娘家或明或暗拿东西,弟妹畏其大而敢怒不敢言,故有“十女九贼”之说,喻姐姐回娘家乃山贼下乡,非抢即偷。

  这么一来,“阿宝”这个称谓饱受诟病,让人以为佗城阿宝自私自利、蛮不讲理,甚至横行霸道。事实上,阿宝具有天下姐姐,特别是客家女子的所有优秀品质:勤俭、刻苦、坚韧、善良、善于持家。

  农村里的年轻父母通常起早摸黑,忙于农活,无暇顾及家务,因此家务一般交给家中稍微年长的孩子。然而男孩调皮贪玩,一般不管家务事。于是,年龄差不多的女孩不仅要打理家务,还要照看年幼的弟妹。因此,在幼小的弟妹心目中,阿宝是聪明、能干、可以依赖的代名词。

  我的阿宝,比我年长4岁。儿时,为了呵护我们弟妹几个,阿宝做过的事至今令我惊讶,有时候,我甚至怀疑当时的她是否神仙附体。记得我6岁的那年冬天,寒风凛冽,一大早,阿宝要到村边的小溪里洗衣服,一家七口,满满的两桶衣服,还得领着我和只有两岁多的孪生弟弟。两个弟弟走得实在太慢,阿宝只好挑着两桶衣服,背一个、拉一个,从狭窄的小路上艰难地走到溪边。摊开背弟弟的毛毯,把两个弟弟放在岸边的草地上,让我好好看着他们,不能让他们走到溪水里。然后,阿宝挽起裤管、衣袖,站在溪水里,弯着腰,在石板上使劲地搓着衣服,发出“嚓、嚓、嚓”的声音,白色的泡泡在水中打着旋涡。我一时好奇,伸出手想捧一把泡泡玩,但是一不小心“扑通”一声,掉进了水里。这时我才知道溪水刺骨的冷,我惊慌失措,吓得哇哇大哭。两个弟弟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懵了,也跟着哇哇大叫起来。阿宝立即放下手中的衣服,飞快地跑过来,向我伸出双手。当阿宝把我从水里抱起来的时候,我已经冻得浑身发紫,打着寒战,上下牙直打架。阿宝脱下自己的外衣,披在我身上。背一个抱一个弟弟,领着我往家里跑。一到家马上帮我脱掉湿衣服,拿来保温瓶里的水,帮我擦洗。当我穿上干燥的衣服,觉得身子暖和的时候,才看到,阿宝的身上湿漉漉的,她的脚冻得青一块紫一块,脸上却洋溢着欣慰的笑容。当时的阿宝也只有10岁,她是如何做到这些的,我实在无法知道,只是觉得阿宝就像一位高大的保护神,能让我远离一切伤害与危险。

  只要有阿宝在,成长的过程就不孤单,那些有时候连父母都不愿意分享的青春小秘密,阿宝却一清二楚,成长的烦恼、对前程的憧憬和迷茫,阿宝都感同身受,她总会在我最需要倾诉的时候,做忠实的听众,最彷徨的时候给我建议,最无助的时候给我力量。

  即使成立了自己的小家庭,阿宝还总是惦念着娘家,隔三差五地回娘家一趟,“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”的歌谣绝非想象。弟弟妹妹有任何困难,阿宝二话不说,出钱出力,尽心周到。对于照看和教育弟妹的孩子,更是竭尽所能,像对待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。在佗城的街头巷尾,常见到阿宝带着几个年龄不一或相仿的孩子,其乐融融,让人分不清到底哪个是她亲生的。

  阿宝,这个曾让外地人不明就里、引起误会,也曾让外地人揶揄的土里土气的称呼,在佗城人的心里,是一个温馨的符号,是一辈子如影随行的依赖。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点击排行

热词